≡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888|回复: 1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复制链接]

版主

不知名生物

Rank: 8Rank: 8

威望
226
奥币
597
贡献
18
最后登录
2019-2-13
注册时间
2013-4-17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73

奥德赛MM 新人新星 小红花 轩月专用

发表于 2018-12-17 23:48: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月歌黛 于 2018-12-18 19:23 编辑

嘛...长夜漫漫的睡不着
曾经最喜欢的诗句是“She walks in the beauty”,璀璨晶莹,轻快剔透。
现在变成了“rage,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像个不甘服老的残疾病患...
--------------------------------------------------------------------------------------------------------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狄兰·托马斯是位英国诗人,这首诗大约创作时期位20世纪中期,这首诗据传是他写给自己病危的父亲的。很多他的作品都喜欢探寻爱和死亡的永恒话题,时而癫狂,时而沉郁。他十九岁时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立即引起了诗界的注意,接着他移居伦敦,两年后又以第二本诗集赢得了许多著名诗人的赞扬,1946年出版的《死亡与出场》更为不同凡响。这时他不仅轻而易举地走进了英国当代大诗人的行列,而且催生了摹仿他的“新启示”诗派(又称为“天启派”,怎么听都感觉像是长老会的人啊...)1953年11月9日,托马斯因为连喝18杯威士忌,暴毙而亡,年仅39岁。
        二十世纪中期,正值二战后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时代,美国正在闹着迷茫的一代,德国忙着拆墙重建,天朝忙着上山下乡,俄罗斯积极冷战,英国也在这股人类自作死的大潮中,难以免俗。同时二战后殖民地体系逐步瓦解,英国人在一脚踢开丘吉尔的同时,一脚也迈进了自家的院门,紧紧锁上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于是不难想象,1914出生的诗人,在经历过一战、二战,战后经济萧条以后,对生命的感知自是不同于其他时代的诗人。英国向来不缺诗人,雪莱,济慈,拜伦,华兹华斯,威廉布莱克,但是在思想、想象、语言及韵律上,能与莎翁所媲美的,我认为只有狄兰·托马斯,也是唯二一个我认为不可被翻译的诗人。
       世人都知道,并为之癫狂争论不休的“To be,or not to be”,我认为“rage,rage agaist the dying of light”也是同样无解。是光的消散吗?不一定,也许也是生命的逝去,也许是时间的流失,抑或者是内心火焰的熄灭,又或者是希望的消失。而这就像攥在手里的一把沙,你怒吼着,极力反抗,也阻挡不了光芒逝去的步伐。
       现在最为大众熟知的,大概是巫坤宁的译本。但我觉得依旧如同嚼蜡,就看英文吧,英文也不难。            
      唯独只有一句“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管理员

带头大鸽

Rank: 8Rank: 8

威望
2128
奥币
4243
贡献
16
最后登录
2019-2-8
注册时间
2007-6-23
精华
15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785

费伦学者 奥德赛版主 TIF工作室成员 奥德赛管理员 带头大鸽专用

发表于 2018-12-23 13:46:18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高晓松那个译本

《绝不向黑夜请安》
狄兰.托马斯
译文:高晓松

绝不向黑夜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夜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者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夜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
我祈愿,绝不向
黑夜请安,咆哮
于光之消散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奥德赛公会

GMT+8, 2019-3-22 13:53 , Processed in 0.007142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