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7|回复: 4

猩红暴君:塞尔首席制度的创建历史 [复制链接]

奥德赛TIF工作室

Chosen of Sune

Rank: 6Rank: 6

威望
1909
奥币
2082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10-18
注册时间
2006-3-21
精华
57
阅读权限
50
帖子
992

TIF工作室成员 小红花

发表于 2018-10-7 22: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sls 于 2018-10-8 19:45 编辑

猩红暴君

许多人都很困惑,为什么神秘女士会赐福于威胁整个费伦东部的那群穿着猩红法袍的暴君。只有女神信徒才清楚,在密斯特拉眼里,奥艺才是排在第一位的----无论操法者是不是她的信徒。因此,尽管红袍法师残忍暴虐,却堪称密斯特拉优秀的仆人,他们对魔法的追求更是深得女神欢心。历史证明,首席制度为混乱的塞尔带来了秩序。

至高法术大师 阿曼洛斯.布瑞(High Spellmaster Ammaloth Bree

在七星圣坛的演讲

闪耀烙印之年(1334 DR)


前言
塞尔红袍法师或许是整个内海和北地最臭名昭著的组织。塞尔之外鲜为人知的是,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国家一直由八位被称为“首席”的法师组成的评议会所统治。虽然长久以来诸首席的身份一直扑朔迷离,但更大的秘密则是这个制度的起源。

魔法浸润之地(A Land of Magic
他们自称“贝提斯”( Ba’etith),精灵们称他们为“安菲伊斯特”( Aan`Faer`Ister)。人类贤者则把他们叫做“奥艺促进者”( the Fosterers of the Art)。

无冬城贤者纳洛萨斯(Narlothas,Sage of Neverwinter

《魔法起源的猜想》

觉醒之年(1001 DR)


关于创造者种族和他们利用高深的魔法支配整个托瑞尔的传说数不胜数。最引人瞩目的则是创造出耐瑟卷轴,由撒鲁克巫虺、巴契兹魔鱼和艾伊利鸟族组建的神秘组织“贝提斯”。而鲜为人知的是贝提斯在广袤的费伦大陆建造了大量秘密据点,其中最重要的据点坐落于当今的塞尔山脉。这处被撒鲁克巫虺称为“阿斯卡斯”( Assikhath)的据点用来收藏和保护他们许多世纪以来从其它位面收集到的各种危险神器和物品。
在这些收藏里,最神秘的是一件非常古老拥有强大魔法的神器。这件神器是撒鲁克巫虺米沙克在各位面游荡时发现的,然后在同胞的协助下将它带到了托瑞尔。撒鲁克巫虺们将这块城堡大小的古怪黑色金属存放于塞尔山脉东南角的一个山洞。这件能与魔法“共存”神秘神器犹如一颗微小但狂暴的恒星散发着魔力。当密斯特拉察觉之后,女神立刻将它作为其中一个魔网支点。这件神器的魔力慢慢渗透进整个塞尔山脉,不时产生随机的魔法效果,其中最重要的则是提升山脉住民对魔法的亲和力。随着时光推移,撒鲁克巫虺已变成了传说,而塞尔山脉也以蕴含着强大魔力而出名,不但许多魔法仪式选择在这里进行,也成了那些梦想着操控魔网的施法者所追寻的圣地。

------------------------------------------------------------------------------------------
边栏:阿索拉(Athora
密斯特拉女神将这件埋藏于塞尔山脉下的神秘神器命名为“阿索拉”(在某个已被人遗忘的远古语种里,阿索拉代表“黑暗”之意)。女神命令自己包括选民在内的所有仆人,不得干涉甚至靠近它。作为最重要的魔网支点之一,密斯特拉害怕如果引起其他存在对阿索拉的关注,会带来灾难,所以用魔网将它“完全封闭”,一来回避任何侦测魔法掩饰它的存在,二来将神器本身散发的魔力反射回去而不外溢,以免有人驾驭它的魔力将土壤和岩石炸开以便将其搬走。

阿索拉让塞尔山脉和部分普来亚铎高原(Priador Plateau)成为魔法浓郁之地,影响了每一寸土地和居住于此的每一个人。个别出生于此的生物展现出强大的魔法潜力,许多人一出生就拥有天生能力,引得国度各地许多施法者从纷纷前来。据信,如果没有阿索拉,很多伟大的魔法成就比如开启兽人门;洛曼萨人(Raumathari)召唤出卡署斯的化身;以及塞尔红袍法师召唤并束缚恶魔领主艾尔塔巴(Eltab)都不可能成功。

此外据信,魔网之所以能在咒疫和大分裂后幸存,以及密斯特拉之所以能复活,主要原因就是阿索拉抵抗住了了咒疫和大分裂的毁灭性冲击。现在,神秘女士竭力维持阿索拉的秘密,因为她知道,阿索拉是未来她用来对付那些试图篡夺她神力的野心家最优先和最好的武器。
---------------------------------------------------------------------------------------------
大叛乱(The Great Rebellion
黑暗者(The Dark One)已不复存在,这是我伟大主人的宣告。吟游诗人不会讲述他背叛的故事,因为他是一个亵神者。

劳斯行省省长梅思狄(Mesehti,Sepatab of Rauthil

对被贬为奴隶的反叛者如是说


塞尔德,这位给塞尔命名的著名巫师出生于伊玛斯卡帝国末期的欧霍兹城(Omhouz)。与他同时代的著名巫师还有希拉瑟(Hilather,注:即后来的疯法师海拉斯特),腾加(Tengar)和“阴影凤凰”尼拉玛(Nirama  “the  Shadow Phoenix”)。当伊玛斯卡帝国被穆兰奴隶颠覆前,塞尔德就用魔法让自己陷入静滞,因此幸免于难。当他从持续千年的静滞状态苏醒时,发现已经物是人非,伊玛斯卡帝国曾经的奴隶已经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强大国度,统治者则是神王。
塞尔德愤怒地关注着恩瑟和穆尔霍兰德,他发誓要光复伊玛斯卡帝国,让这些叛逆者再次跪倒在面前。很快他注意到,在神王统治的国度,奥术只能排在次要位置,巫师们也因为无法在这两个国家成为最顶级阶层而心有不甘。因此塞尔德在幕后暗中操纵,招募巫师,向他们传授伊玛斯卡魔法的秘密,许诺一旦将神王推翻后将给予他们何种好处。
从龙剑山脉(DragonswordMountains)的一处据点开始,塞尔德和他的追随者们很快就在恩瑟和穆尔霍兰德的每座城市发展了分支。随着谋反计划逐渐成熟,塞尔德精挑细选了一些忠诚于己的核心巫师予以提拔,由于他们每个人都仿效塞尔德一身黑衣,因此被称为 “首席”(“ zulkir”,按当地语言,zul表示黑暗,kir表示主人)。首席们作为塞尔德的使者,执行者和刺客,帮助塞尔德在充满桀骜不驯的巫师的军队里维持权力和地位。
-1087DR,塞尔德终于发动了大叛乱。神王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许多重要城市的领主和军事长官在第一轮魔法突袭中就丧命。但很快神王们就反应过来,迅速探明了叛乱者的身份,然后由索斯的转生体和他的祭司率军镇压。叛军主力很快被击溃,但塞尔德和他的共谋者随即在这两个国家开始了全面的游击战。依靠塞尔德的伊玛斯卡魔法创造的传送门网络,他的首席们带着学徒不断袭击穆尔霍兰德和恩瑟的军营,暗杀城主。游击战一直持续到-1081DR,塞尔德被索斯的高阶祭司赫舍索斯(Heshethoth)发现并俘虏。数月之后塞尔德被执行死刑,所剩无几的追随者也纷纷逃往北方荒野。

战乱(War and Strife
那些恐怖的野兽无穷无尽,从断崖处一颗猩红的“眼睛”里蜂拥而出。我担心它们将带来毁灭。

“无畏者”伊斯特哈布(Isetemkheb “the Valiant”

黄金之矛守备部队指挥官送回穆尔霍兰德的最后信息


塞尔德的死和大叛乱的失败并没有给穆尔霍兰德和恩瑟带来和平和繁荣。塞尔德生前曾制定了一个在最危急时刻才会启动的计划,为了给塞尔德复仇,幸存的首席们开始执行这一计划。以传送门魔法擅长的伊玛斯卡帝国发现过很多异世界,其中一个荒芜贫瘠的世界被当地人称为阿德扎达(Adzadar)。这个世界充满了兽人和他们的地精奴隶,塞尔德认为通过驾驭这股野蛮凶残的力量可以给穆兰人带来毁灭,然后他和他的追随者再给予这两个国度最后致命一击。绝望之中,首席们创建了联通阿德扎达的传送门。当地兽人在最初的迟疑之后,就被逃离贫瘠家园的欲望压倒,立刻蜂拥而至。
著名的兽人门战役随即爆发。穆尔霍兰德和恩瑟处于毁灭边缘时,两个国度的神王不得不亲自参战。接下来的大战让众多神祇陨落,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穆兰人终于击败了兽人,将他们赶往了北方。
兽人门战役影响深远,北方两个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国度纳菲尔和洛曼萨崛起。而在兽人门战役惨遭战火蹂躏的土地,由于还潜伏着邪恶,只有一些零星的居住点。当精类帝国纳菲尔向南方扩张时,终于和穆尔霍兰德爆发了冲突并引入了大量移民。光辉之战后这片区域再次回归穆尔霍兰德和恩瑟的统治。

奥艺兄弟会(Brotherhoods of Art
860DR左右开始,现在塞尔所在的区域是穆尔霍兰德的沙穆兰德(Shamulrand)行省,但实际上则是被当地军阀统治者们称为“省”(tharches)的独立城市群和城镇群,这些统治者被称为总督(tharchions)。总督们不仅倚靠战士和奴隶,同样也利用巫师和巫师们控制的怪物维持统治。巫师们开始结党结派自保。为了让派别显得大气和神秘,同时尽量减少总督的关注,巫师们坚称这些组织不是“党派”( cabal)而叫“同好会”( order),以此来回应魔法之神索斯下达的神谕。他们还进一步要求,如果有谁想要灭绝或控制任何同好会,诸神将对这些非施法者降下折磨、诅咒和灾难。恐惧的总督们因此同意给予这些同好会一定程度的独立。
在第一批建立的同好会中,塞尔早期一个名叫阿拉卓斯(Alaerdrus)的法师创建了“奥卓克同好会”( Order of the Ordraukh[在早期塞尔语里,“奥卓克”意为“火蜥蜴”]。这个同好会的成员被认为是一群聪明,但贪婪吝啬且脾气暴躁年迈之人。事实确实如此,所有成员都是身着黑袍独断专行的老年男子,守财奴般防护着自己的魔法知识;不惜代价施展最强大的法术,以便 “让每个总督的杀戮欲冷静下来”( 引用自该组织成员纳瑞库斯.洛特恩[Nalriekus Rauntoun]
在此后的三十年里,其它各种同好会很有规律地建立或衰落,所有组织都试图挑战强大的奥卓克同好会。终于,在展开书卷之年(892DR)的夏天,奥卓克同好会在一系列法术决斗中灭亡,成员接连被杀。幸存者的魔法物品和同好会保存的法术卷册亦被无组织法师们劫掠一空。
绝大多数同好会之间的骚乱不过是对力量的渴望,但在某些神祇比如密斯特拉的引导下,同好会的影响开始扩大。同时在穆尔霍兰德的统治阶层,有部分权贵想要利用巫师来牵制越来越不受政府约束的总督们。穆尔霍兰德商人协会铁盟(Iron Sheaf)和其他一些更隐秘的社团,则视巫师同好会为工具,可以用来推翻处于统治地位的奴隶主阶层取而代之,并获得施法掌控权。
------------------------------------------------------------------------------------------
边栏:塔罗斯.纳曼达Tarloth Narmandur
死灵系首席巫妖萨扎兹.坦的恐怖名声在费伦无人不知,但极少有人知道他其实出生于塞尔建立前数百年。在兽人门战役爆发数十年之前,塔罗斯出生于靠近当代左鲁(Zolum)镇的一户农户家庭。很小的时候塔罗斯就展现出魔法天赋,并幸运地得到了专研死灵魔法的法师哈库(Harkhuf)的指导。哈库是碧蓝雄狮(AzureLions)冒险团的成员,在招募新队员时发现了塔罗斯并吸收入团。
塔罗斯成长为一名强大的法师,并很快引来穆尔霍兰德权贵的关注----因为碧蓝雄狮以干黑活和盗墓闻名。碧蓝雄狮最终在一场野战中被安荷祭司组成的执法团消灭。只有塔罗斯和乌泽尔(Ulzel)侥幸逃脱往北逃窜。变成通缉犯的塔罗斯最后被塞尔德招募。在那段时间,塞尔德和他的追随者正在解决由一些次级官员引发的纷争,这些官员在竞相争夺穆尔霍兰德北方领土一个名叫奈塔兰德(意为“荒地”)的赛克瑞特(意为“军事统帅”)的欢心。这次成功的斡旋让塞尔德威望大涨,此后他将几位心腹提拔为首席,并宣布首席,且只有首席能够代表他的声音和权威。
塔罗斯正是塞尔德最初提拔的七位首席之一,他在此后的大叛乱中得以幸存,并在后来开启兽人门时担任了关键角色。在兽人溃败之后,塔罗斯乔装成很多身份,其中之一是假扮成荷鲁斯-雷的门徒,设法偷窃了一些卡拉德沙拉(khaledshran)并喝下。卡拉德沙拉是一种不朽药剂,由已逝之神雷的神血制成,供荷鲁斯-雷的每一个转生体登上穆尔霍兰德王位时饮用。在不用担心寿命之后,塔罗斯开始磨炼他的奥术能力。据信他花了数个世纪隐匿在弗尔扎巴特城(Pholzubbalt),师从高等巫妖查奇(Charchee)学习黑暗奥艺和巫妖之道。直到近代塞尔的发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躲在阴影里,谋杀和劫掠强大的红袍法师,间接促进了首席制度的创建。此后为了继续寻求真正的力量,他以萨扎兹坦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
巫师与鲜血
尽管曾被称为“血腥斗篷”( bloodcowls),但他们从来不蒙面,为了铭记当年组织的建立者被凯斯坦城的巫师莫拉卡(Morlakkar of Kensten)羞辱之耻。据说在数年之后乌尊达(Ulzunder)复仇成功,而莫拉卡则“血染全身”。

风棘城高级学者莱特拉蒙斯(Letramos, Loremaster High of Airspur

《巫师之惧》

七重琐物之年(1205 DR)


在穆尔霍兰德民间传说里有一种叫希尔(The Thael)的怪物,可以“将它不能吞噬的人物变形”。穆尔霍兰德和恩瑟历史上有很多组织都用这种怪物作为他们的象征,用来寓意“巨变带来者”。一个小型巫师同好会也取名为希尔。这个力量弱小野心很大的组织在无月冕冠之年(872 DR)被一群由背叛哈鲁阿的大法师组成的结社合并。这群法师因为杀死竞争对手,盗窃魔法和试图颠覆长老议会等原因而被哈鲁阿流放。借着希尔这张皮,他们又称为另一个小型组织“红袍法师会”的秘密掌控者----他们将这一组织的创建者乌尊达心灵控制。
红袍法师成员身着血红色长袍,因为乌尊达喜欢“在处子血液里泡澡”(利用魔法仪式杀死年轻、健壮的人类、精灵和半精灵童男童女取血),这既是他尝试永葆青春活力实验的一部分,也希望借此找出能够轻松掩饰血迹的办法。他喜欢穿血红色长袍,因此组织其他成员也有样学样。许多成员和乌尊达一样在鲜血中沐浴,这也是他用来吸纳法师加入组织的主要手段。
乌尊达很有才干但精神失常,甚至在四位哈鲁阿流放大法师伊萨斯·布瓦亚(Ythazz Buvarr)、乔格玛克顿·奥德希尔(Jorgmacdon Odessier)、维沙伦·塔特拉古(Velsharoon Tartragul)和征异·阿鲁拉斯(Zhengyi Arulath)用魔法控制他之前就已经不正常。而他手下的红袍法师个个残忍而狡诈;他们更喜欢暗中进行各种交易,担心被更强大的法师、穆尔霍兰德统治者和祭司报复。希尔暗中提供了大量支持,保护乌尊达不被竞争对手和敌人杀死,屡次挫败由敌对法师和阻止发起的灭亡红袍法师会的行动。因此红袍法师会得以迅速崛起力量大增。
乌尊达对招募新鲜血液非常谨慎,对有功者的奖赏非常慷慨,他慢慢地将总督们纳入掌控,教唆他们建立一个真正由他们统治的国家。随着越来越多的巫师加入乌尊达的红袍法师会,以及一个接一个的总督被他如簧之舌说服,他的行动也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公开。也是在这段时间,希尔认为操控乌尊达的目的已经达到,因此收回了保护。在追捕之年(919 DR),乌尊达死于四个敌对法师之手。
此后希尔表露了红袍法师的身份,成为红袍法师会掌权者。在得知塞尔德和他的大反叛传说后,这四位大法师将自己冠以首席之名,聚集力量再次叛乱,并最终促成了一个新国度的建立。

塞尔的建立
他们用巫术将沙穆兰德省长吊在半空,争论着是否处死他,省长脚下的火焰越来越明亮。没有任何声息,烈焰忽然窜起将他包裹有如蝉蛹。他痛苦地尖叫,死命挣扎。他们知道,他们已经在这条血腥而漫长的道路上踏出了第一步。

首席之牙加兰·塔克拉(Gharan Tarklar, Fang of the Zulkirs

《我所知道的暴君》

闪耀旗帜之年(969 DR


塞尔建立的历史在内海编年史里已有详细记录。无数吟游诗人传唱着召唤可怕的恶魔领主艾尔塔巴、惊心动魄的萨扎哈大战(Battle of Thazalhar)以及穆尔霍兰德大军覆灭的故事。但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场动乱之后发生了什么,首席评议会又是如何成为塞尔的统治者。事件起源于塔罗斯.纳曼达的阴谋,以及巫师之间、与远方敌人的冲突。
塞尔独立之后,伊萨斯·布瓦亚和他的大法师同伴们一起试图寻找成功召唤并束缚艾尔塔巴魔力的来源。意外哀伤之年(941 DR),他们找到了答案----阿索拉。他们愚蠢地试图夺取阿索拉的一部分据为己有,以便能够随意召唤这种力量。他们的行动引起剧烈的魔法反冲,容纳阿索拉的洞窟完全坍塌,不但将阿索拉彻底掩埋,还杀死了包括首席法师乔格玛克顿在内的二十多位最强大的红袍法师。伊萨斯能够活下来完全依赖于之前准备的意外术,将他传送到了事前选定的隐秘藏身处。但是阿索拉释放的魔力也触发了他的巫妖转化魔法,并加快了转化速率,在几个月之后他转化为了神志失常的半巫妖,任何人都不敢接近。
维沙伦和征异虽然躲过了魔力反冲引发爆炸的致命伤害,但亦受到重创。躲在阴影中的塔罗斯.纳曼达趁机出手,两人落败而逃,塞尔因此陷入权力真空。失去领导的红袍法师立刻将人性中所有最恶劣的本质展露无遗,伺机攫取权力。一个组织试图组建大议会(Grand Council)来进行统治,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当这个组织的成员和另外二十多个中立人事召开集会商讨细节时,两名强大的红袍法师塔拉加斯(Tarragas)和“烈焰蚀刻”哈拉马多恩(Haramadonn  “the Flame-Etched”)突然发难,将所有人全歼。在这段骚乱时期,塔罗斯.纳曼达趁机铲除他认为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红袍法师。
除了内乱之外,红袍法师还竖立了两个外敌:由法师组成的契盟(Covenant)以及竖琴手。这两个组织立刻回击,他们杀死和袭扰任何试图破坏心土和北地实力平衡的红袍法师,冲突愈演愈烈,大量法师因此死亡。这一系列事件最终引起了密斯特拉的关注,她对肆意使用魔法和众多有天分的法师死亡感到沮丧。红袍法师的肆意妄为和不择手段攫取魔法的难看吃相让密斯特拉和阿祖斯非常不满,两位神祇认为混乱的塞尔必须建立某种秩序。

首席评议会
没错,塞尔由首席法师统治,甚至他们的数量也由阿斯塔基(ustakir)维持。阁下,你一定没有听过这个职务吧?那么你和普通人一样。

卓玛加,塞尔发言人(Drammagar, the Voice of Thay

与穆尔玛斯特的至高之剑(High Blade of Mulmaster)讨论时如是说

酒杯之年(1370 DR)


战争领主之年(1030 DR)一位红袍法师忽然崛起,用秩序将混乱的塞尔带来约束,让桀骜不驯的懂得了(尽管并不甘心)服从。这位法师名叫艾斯卡萨(Escalthar),真实身份是阿祖斯的仆人。他召集他的同胞前往拉萨拉(Laltharr),一处位于塞尔西南的峭壁,离阿索拉非常近。在这里他发起了黑星会议(Council of the Black Star[以艾斯卡萨的黑暗之星魔法印记命名])。在会上他提出从每个学派中选择一名大师担任首席法师并统治塞尔。为了征集候选者,艾斯卡萨展示了八个耐瑟瑞尔时期的王座,只要坐在上面就可以免疫法术和物理伤害。此外每位首席还能获得一枚象征其地位的凭证,可以增幅魔法威力和力量。为了保持在八位法师之间维持平衡,艾斯卡萨还提议设立阿斯塔基(在穆尔霍兰德语里代表“王座之主”。“ usta”代表王座,“kir”代表主人。而外地人则干脆地称之为“椅子之主[Chairmaster]”)。阿斯塔基负责管理首席法师们的王座并维护首席评议会的神圣。
正如预想中的一样,并非所有出席黑星会议的红袍法师都赞成艾斯卡萨的提议,至少有一个法师向艾斯卡萨发出挑战,于是他品尝到了艾斯卡萨之永恒诅咒(Escalthar’s Everlasting Curse)这一法术的滋味(这个魔法让受害者每隔几次呼吸就强制变形,可以预见的是受害者将无法忍受这样的诅咒而选择结束生命)。迫于威慑,红袍法师默认了艾斯卡萨的提议,数日之后,八位志愿者红袍法师最终被推举为首席。艾斯卡萨则担任阿斯塔基,并立刻放开心灵屏障让首席们窥视他的内心以确认有无阴谋(在这一过程中阿祖斯为他提供保护),而这一行为也让他赢得了首席们的新信任。
毫无意外的,首席评议会接手权力并非一帆风顺。许多红袍法师拒绝听命于艾斯卡萨或首席法师,一部分强大的红袍法师选择离开了塞尔,而像雅拉铎行省的纳瑞沙(Naresha of Pyarados)这样的偏执狂着嗤之以“表面上是空洞的许诺,实际是隐藏的威胁”。很快那些反对首席制度的红袍法师和他们的追随者就将塞尔拉入内战。这些红袍法师的数量远远超过支持首席评议会的一方,但优势并未转化为胜势,他们一直无法取得决定性的战果。刚开始他们得到潜伏于阴影中的塔罗斯.纳曼达的暗中支持,因为塔罗斯虽然没有预料到首席评议会的成立,但他视其为阻碍自己最终成为塞尔终极统治者的妨碍。当塔罗斯决定以杀死艾斯卡萨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时,他踢到了铁板。艾斯卡萨汲取阿索拉的力量迅速瓦解了偷袭者的魔法防护并给予其重创,这位神秘的敌手痛苦不堪地落荒而逃。
在尝到艾斯卡萨的厉害之后,塔罗斯决心查明为什么艾斯卡萨和首席法师们只用动动手指就能够施展那么强大的魔法。于是他退回到阴影中,开始观察和学习。后来他被迫杀死了预言系首席,因为对方的探测魔法差一点就让他暴露。除此之外他一直隐忍蛰伏。失去了他的秘密援助,那群反对首席评议会的红袍法师不再占有优势,尽管他们一直坚持了接近半个世纪。反抗势力变得越来越微弱。当逃亡的红袍法师因特拉萨和她的五个姐妹在一场发生于乔尼姆峡谷(Joronim’s Vale)的惨烈法术决战中殒命后,首席评议会的最后威胁解除了,他们的统治终于变得稳固。首席制度持续了301年,直到巫妖萨扎兹坦最终成功推翻首席评议会,成为塞尔独裁者。

奥德赛TIF工作室

Chosen of Sune

Rank: 6Rank: 6

威望
1909
奥币
2082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10-18
注册时间
2006-3-21
精华
57
阅读权限
50
帖子
992

TIF工作室成员 小红花

发表于 2018-10-7 22:17: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sls 于 2018-10-8 18:18 编辑

年表
-1087  
塞尔德率领一群叛逆法师对抗穆尔霍兰德与恩瑟,并夺取了两个帝国的北部行省作为自己领地。
-1081
塞尔德和他的同谋者被穆尔霍兰德击败,塞尔德被处死。
-1076
兽人门战役:兽人门出现于塞尔高原南部。凭借伊玛斯卡传送门法术,穆尔霍兰德的叛逆法师们开启了通往某个兽人世界的位面之门。成千上万的兽人淹没了穆尔霍兰德和恩瑟的北部领土。
-1069  
兽人门被摧毁,入侵的兽人和他们的神祇亦被击败。
-1045  
法老王荷鲁斯雷特一世(The Pharaoh Horusret I),荷鲁斯-雷的首个转生体,成为穆尔霍兰德的统治者。
-1043
碎杖之时(The Time of BrokenStaves):穆尔霍兰德宣布索斯的祭司负责掌控所有巫术。
c. -900
洛曼萨和纳菲尔崛起。
-150  补偿之年
随着纳菲尔与洛曼萨同归于尽,大灾变结束。
-148  黑色云石之年
光辉之战:穆尔霍兰德的神王们最终击败了大灾变中幸存下来的恐怖召唤物军团。
-135  旧日起点之年
穆尔霍兰德人在普瑞纳城(Prianar)遗址建立了凯斯坦城(Kensten,现名拜占图城[Bezantur]),并设立了沙穆兰德行省。
-97  护符之年
德胡米城Delhumide)在加加特湖(Lake Ghagat,现名塞尔兰巴湖[Lake Thaylambar])畔建立。
-59  善变之年
德胡米城成为沙穆兰德行省的省府。
204  贪婪之年
神王的祭司们在安荷转生体科斯安荷(Kesanhur)率领下,击败了恶魔领主艾尔塔巴,并将其囚禁在今日的塞尔山脉之下。
860  疲惫骑手之年
总督势力崛起,沙穆兰德行省的地方军阀只在名义上向省长效忠。
922  涌鱼之年
红袍法师们掀起了针对穆尔霍兰德统治的叛乱,并洗劫了省府德胡米城。在萨扎哈大战中,红袍法师释放了恶魔领主艾尔塔巴并击溃了穆尔霍兰德的大军。此役过后,塞尔建国。
923 染血士兵之年
塞尔的红袍法师将恶魔领主艾尔塔巴束缚于艾尔塔巴城(Eltabbar)之下。
932  火焰屠戮之年
塞尔的凯斯坦城更名为拜占图城。
934堕落巫术之年
塞尔首次侵犯莱瑟曼。红袍法师们试图穿越迦劳斯峡谷(Gorgeof Gauros)入侵莱瑟曼,但被击退。
941  意外哀伤之年
塞尔首席法师奠基者们在试图窃取阿索拉的力量时,或死或逃。
952  王室指环之年
红袍法师巴尔泽鲁斯.阿纳葛斯(Baerzius Anagathiir)成为密斯特拉的新任传道法师,在死亡之前他杀死了超过20名同袍。
955  泄密蜡烛之年
兽人门扉事变(The Orcgates Affair):塞尔的红袍法师通过多个巨型传送门,将位于北地的一个兽人部落魔法传送到了穆尔霍兰德和恩瑟,给费伦南部造成了严重破坏。
976  杀戮法术之年
在发现塞尔的红袍法师就是兽人门扉事变的幕后策划者后,契盟开始狡猾而巧妙地对抗这些法师敌人。
989  夜行之年
塞尔的红袍法师与契盟爆发了直接冲突。
1020  阴燃法术之年
塞尔发展出了大部分他们独有的火焰魔法。
1021  呼啸利斧之年
塞尔在内海和心土地区对竖琴手展开打击,迫使竖琴手的活动转入地下。
1030  战争领主之年
艾斯卡萨在黑星会议上确立了首席制度,首席法师成为塞尔的统治者,艾斯卡萨也成为首位阿斯塔基。
1032  暗夜少女之年
艾冯诺斯.科尔成为塞尔的阿斯塔基。
1074  握拳之年
首席法师们粉碎了阻碍他们统治塞尔的最后一个障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威望
7
奥币
16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10-10
注册时间
2018-5-2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0
帖子
17
发表于 2018-10-8 07:12:09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大有来头啊,可是萨扎兹坦既然有了长生之药,为何又要变巫妖

使用道具 举报

奥德赛TIF工作室

Chosen of Sune

Rank: 6Rank: 6

威望
1909
奥币
2082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10-18
注册时间
2006-3-21
精华
57
阅读权限
50
帖子
992

TIF工作室成员 小红花

发表于 2018-10-8 21:40:48 |显示全部楼层
边栏:首席凭证(The Regalia of the Zulkirs
黑星会议上八位首席法师都得到了一枚象征其地位的凭证。这些凭证是不同类型的首饰,镶嵌了一小片阿索拉碎片。这些碎片是当年伊萨斯·布瓦亚等人引发阿索拉魔法反冲时爆炸产生的碎片。碎片大小不一,大的有人类脑袋那么大,小的只有指甲盖那么小。每块碎片都仍与魔法保持“共存”,可以从魔网中汲取力量充能。
在得到阿祖斯的梦中指点后,艾斯卡萨收集了这些碎片。这些镶嵌在首席凭证中的碎片可以与阿索拉建立链接从而利用神器的力量。只要完成与凭证的魔法同调,每位首席就能引导凭证中的能量外放,传输给本学派被自己碰触过的红袍法师。
并非只有首席才能和凭证进行魔法同调。提万特罗司省总督摩菈妲(Morada, Tharchioness of Tyraturos)曾是咒法系首席奈弗朗(Nevron)的情妇,后者秘密地让摩菈妲与他的首席凭证进行了魔法同调。为了测试她新获得的能力,摩菈妲“烧死”了多名红袍法师。摩菈妲最后在竖琴之年(1355 DR)死于奈弗朗之手。
由于某些未知原因,动荡之年后,首席凭证从阿索拉引导能量的能力失效。首席们将这一情况秘而不宣,暗中寻找恢复方法,但直至今日仍然没有解决。毫不令人惊讶,阿祖斯和密斯特拉对此事保持沉默。
--------------------------------------------------------------------------
边栏:第一批首席法师
1030 DR秋天举行的黑星会议上,确立了第一任首席法师评议会成员:
防护系首席哈洛蒙德.提欧斯Hahlomede Teeos:因为总是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和斗篷,因此被称为“黑龙”( Blackwyrm)。这身黑衣让他对巨龙攻击免疫,并趋使龙类远远避开他。提欧斯喜欢故作神秘,热衷追寻失落的宝藏、古老魔法,为人诡计多端。因此大多数塞尔人都对他非常反感。他变得恐惧,执拗,逐渐仇视“私人侦探”。
咒法系首席特兰卓斯.图获德(Tlantros Tulhoond:性格冷淡孤僻,时刻担心被攻击,因此时刻准备战斗。他随时都会做好应对方案,并准备大量蓄势待发的魔法,既有防护法术也有威慑法术,以及随时能从任何地方招来助战的召唤怪物法术。他喜欢音乐,美酒,注重细节。他反对塞尔越来越依赖奴隶,也不赞成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对资源进行掠夺性开采(他讨厌挖矿采石,更希望塞尔直接用武力或魔法从别国强取豪夺)
预言系首席“全见者”佐克依.曼索Zurkyl Mananthor “the All-Seeing”:身材高大,总是用一张闪耀着光晕,漂浮在面前的魔法面具遮住面孔。这张魔法面具拥有很多能力,大多是防护魔法和侦测防护法术,曼索可通过心灵激活。曼索选择远离政治,对任何前来寻求指点的首席都知无不言,但极少主动发言。他的嗓音低沉,总是穿着黑色长袍。曼索总是一人独处,通过各种远距离探测手段观察塞尔和周边的事件。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情很快就让他付出了代价,在一场冲突中被塔罗斯.纳曼达杀死----但是大多数首席和几乎所有塞尔人都认为他只是“简单地消失不见”。
控惑系首席扎罕德罗.拉鲁斯Zarhandro Laeluth:别的首席以及同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认为拉鲁斯只是一个爱笑的胖子,但其实这只是他的伪装;他时常让人以为他出现在某个地方,实际则在干着其他事情。无论耍阴谋,杀戮还是血腥复仇,拉鲁斯都是一副笑脸。他几乎不信任任何人,认为很多人都想害他,尤其是那些总督(他亲手杀死过超过二十位总督,许多是被折磨致死);他喜欢异国美食,贪图口舌之欲。
塑能系首席杜洛阿.沙希德Dlueae Sharshyndree:第一位女首席,杜洛阿身材火辣,声音动听----却长着一副粗糙的男性面孔。她甚至得“像男人一样刮胡子”。在早年冒险生涯她的脸部因受伤留疤而毁容,因此她经常戴着遮住整个脸孔的面具,甚至有时还会再加一顶战士用的战盔。沙希德是胆大心细的军队领袖和战术大师,她指挥塞尔的军队取得了不俗战绩,在首席中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加----与他们谈谈恋爱、慷慨相助、出谋划策;她经常提出对塞尔有用的执政方略,很多时候都能得到其他首席的支持(他们也因此而自豪)。沙希德在首席中担任着调停者的角色。
幻术系首席耶瑞德.玛尔Yaerind Mahl:一个少言寡语的男人,很少给出明确的立场和观点。总是用魔法将自己的真实面貌隐藏。喜欢花费大量时间扮成各种生物在整个塞尔游荡,侦查和学习,时不时出手惩戒背叛者----其实是他看着“不顺眼”之人。玛尔是第一个强迫很多学徒扮成自己的首席,用来迷惑想要杀他的对手,不少学徒因此而亡,而他则躲在暗处铲除这些敌人。玛尔有一对黄金狮子雕像,可以按照他的命令变成恐怖的猎杀者。
死灵系首席塔拉巴斯.穆罗恩德(Tarabbas Mroound:一个时常挂着冷笑的高瘦男人,可以随时“消失在骨堆里”。而最后他也用这种方式永远消失----就在担任首席后没多久。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并非被敌人或觊觎首席之位者谋杀。很多塞尔人认为他仍然活着,并一直关注着塞尔,秘密地将灾难降临到他厌恶之人头上,以及帮助他偏爱的人。
变化系首席库鲁瓦.纳兰罗德Kulvur Naraelond:一个机智狡诈,牙尖嘴利的男人,长相英俊富有才华。纳兰罗德谁也不相信,大多数男人都厌恶他,而大多数女人则为他倾倒。他非常热衷享受,喜欢美食佳酿、床上运动和恶作剧;他很短时间里就为自己树立了很多敌人,所以他很快就失去了首席地位和性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威望
7
奥币
26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10-19
注册时间
2018-2-3
精华
0
阅读权限
20
帖子
27
发表于 2018-10-9 10:51:30 |显示全部楼层
异世界,兽人门,很好奇WOW的世界观是否对此有所借鉴。。。。。。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奥德赛公会

GMT+8, 2018-10-19 14:51 , Processed in 0.019228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