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42|回复: 1

[翻译] 非碟形世界翻译——地狱的生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8 02: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里·普拉切特著
baba 译
选自短篇小说集《A Blink of the Screen》

坩埚刚推开前门,双脚就牢牢地沾在了擦脚垫子上。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雷雨云内部会是怎么个模样:零星的灰尘在其中激荡,伴着粗重的硫磺味。现在你就能对坩埚的门厅中的情景有个大致的了解了。
浓烟从书房的门缝中费劲地挤出来,恍惚中坩埚似乎觉得此情此景之前曾在某部电影中看到过,他用手绢糊住口鼻,跌跌撞撞地奔向厨房,接了满满一桶水,又跑了回来。大门根本推不动。他一向把电话放在书房里,以备不时之需。坩埚放下水桶,鼓起肩膀撞向房门,后者依旧不动分毫。他退到门厅对面的墙前,泪水奔涌而出。他咬紧牙关,准备发起再一次冲锋。
门忽然自己开了。坩埚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圆弧,扎进了壁炉里。然后在字面和隐喻的双重意义上,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一群大象在坩埚头中跳着震耳欲聋的四方步。恍惚中他看到一个雾蒙蒙的身影蹲在自己身前。
“来,把这个喝了。”
哈,恢复药水!哈,健力汤剂!威士忌最终发挥了应有的效用:脑海中的大象们换上了拖鞋,开始跳起圆润的华尔兹。坩埚掀开眼皮,打量着来者。
“真见鬼了,你是谁?”
“你怎么认识我的!”
坩埚的脑袋“梆”的一声磕在了壁炉上。
恶魔把他拉起来,又将他安置在一把扶手椅中。坩埚睁开了一只眼。
恶魔穿着一身黯淡持重的黑色外套,扣眼上别着一支红色的康乃馨。他留着精心保养过的细细的八字须,再加上俨然的唇髭,隐隐显出一种不怒自威的范儿。一顶带着连身风雪帽的斗篷趴在旁边的桌子上。
坩埚就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近十年来,他一直孜孜不倦的从毫无戒心的客户手里榨钱,不遭报应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他拍打着身上的煤灰,站起身来。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他心灰意冷地问。
“走?走哪去?”
“我猜,是回老家吧。”
“老家?哦,你是说我家。我的上帝——哦,天哪,对不起——真见鬼,不,两千年来就没人去过我们那。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去我那边帮个忙。现在地狱的生意不大好,不知道那些罪恶的灵魂都跑哪去了。近两千年来,唯一的访客只有那个喜欢吹毛求疵的叫但丁的家伙,走的时候还满腹牢骚,对我们那边的印象也有失偏颇。你可能听说过他是怎么糟践我的。”
“我确实在什么地方读到过。”
“没错吧?这对我的公众形象可不大好。因此,你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哦?”坩埚竖起了耳朵。
“我希望你能帮地狱做个宣传。哎呀,你怎么把酒吐得满地都是,地毯都毁了。”
“为什么找我?”坩埚咳着说。
“你可是公平广告公司的老总,对不对?我们地狱要打响知名度,当然不是向客人提供永世的诅咒,而是一日游,餐饮,地狱教育旅行之类的项目之类的。”
“要是我拒绝呢?”
“你会拒绝一万镑的酬劳吗?”
“再见。”
“两万?”
“嗯,而且我觉得你还可以帮我干点其他的事儿,我正好有一批货想运到国外。”
恶魔看上去有点气恼。
“四万,爱干不干。而且,”他双手指尖抵在一起,面带笑意地凝望着天花板,“我手上还有你旗下‘佩恩史密斯公司’的一些小猫腻,要不要我将它们公之于众啊?”
“这才像话。四万块,PG公司的事儿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样?”
“好的。”
“成交。”
“看到你终于开窍了,我很高兴。”恶魔说道。坩埚舒舒服服地坐在桃花心木办公桌后,拿出一个小包,从里面抽出一个锃光瓦亮的银质小盒。
“抽烟吗?”
“多谢。”
坩埚为自己拣出一支烟,开始在浑身上下摸索打火机。忽然,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我怎么能确认你确实是那个恶魔?”
恶魔打了个颤,“摆脱,就是我,尼古拉斯•路西法。好吧,你看,我都知道你的PG公司私下里的那些勾当。”
坩埚的眼睛眯了起来。
“说不定你是个骗子。说服我,来啊,让我信你!”
“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顺便提一句,你左手口袋里的枪对付我可没用。”恶魔满不在乎地靠在一边,一根手指指着坩埚说道。
“看,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你个小滑——”
喀拉一声。
一道闪电横掠过整个房间,坩埚嘴上的香烟被电光点燃了。
“我我我我信了!”
“那就好。”
过了好一会坩埚才缓过神来。
“那我们就谈谈生意吧。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准备授权给我,将地狱进行全方面的开发?”
“没错。”
“好吧,不过在亲眼看过之前我可不敢打包票。不过要以活人的身份去,你懂的。”
“了解。好,我就带你过去看看,我敢说这次经历会把你吓得头发都能竖起来。这样吧,如果你能在——我看看,晚上八点钟——到那条街的拐角处,我就能让你搭个便车,跟我回趟家。你看怎么样?”
“好的。”
“那一会见了,古德拜。”
嘣!
恶魔走了。硫磺味又开始在屋中弥漫。坩埚推开窗户,又立刻关上了。如果有多管闲事儿的人看见这么弄的烟雾,自己还得花时间跟消防队的家伙们解释为什么光有烟却没着火。他溜达回厨房,忧心忡忡地坐下。他开始后悔之前没怎么读过幻想小说了。
希望恶魔管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坩埚理所当然地认为,恶魔和人类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当初的设计图纸稍显不同罢了。他打开冰箱,拎出一罐啤酒。
一个知道自己小秘密的人在身边活蹦乱跳的滋味可不大好受,这很危险。在坩埚的内心深处,对金钱的渴望和对自由的憧憬开始天人交战。他想赚这四万块,但不希望路西法这个知情者在身边活蹦乱跳。
突然间,他心底萌生出一个完美的方案。对啊,这有何不可呢?他抓起帽子,冲向当地的教堂。

在瓢泼的大雨中,坩埚孤零零地站在大街拐角处。雨水汇成的小溪流冲刷着他的后背,涌进了皮鞋的缝隙里。他看着表,差一分八点。他开始哆嗦起来。
啪。
坩埚环顾四周。
“在这,往下看。”
人行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恶魔从中探出头来。
“快点!”
“从这走?”
“对。”
他不情愿地从狭窄的洞口蹭下去。
啪嚓!
他的鞋子报销了。
“好啦,快点走。”恶魔催促道。
“我还真不知道,地狱竟然通着下水道。”
“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去了。老家伙。走左边。”
下水道中静寂无声,只有他的皮鞋和恶魔的蹄子落在地上的回音来回游荡。

“还有多远啊?”
他们已经走了几个钟头了。坩埚的脚上湿答答的,喷嚏连连。
“到了,老家伙。”
他们依然走到了隧道的尽头。一条黑漆漆的小道向前延伸,在小道的尽头有一堵高墙,上面开着一扇小门。小道下面流着湍急的黑水,空气中又充满了刺鼻的硫磺味。
隧道口的地面上都一垛隆起,恶魔一把扯下了覆盖在上面的油毡。
“请允许我向你隆重介绍——基利翁(1)二世 !”
坩埚眨眨眼,基利翁二世是一辆福特Model-T和Austin7混搭出的小怪物,还被很有品味地喷成了硫磺黄色。
恶魔费劲地扳开右侧车门,车门应声而落。
他们爬了进去。邪门的是,这辆破车竟然在油门轰鸣了几声之后就发动了。
他们跌跌撞撞地穿越了硫磺平原。
“这车不错。”
“是吧!这车有四十龙的马力。零件都是我从人间一片一片捡来拼好的。每次我从垃圾场的土地中冒出来的时候,”恶魔絮絮叨叨。一片硫磺雾欺身而来,他不得不放慢车速,同时也不耐烦地磨着自己的毒牙,嗤嗤作响。“都会被烂铁块磕到脑袋。”他揉着脑壳。坩埚注意到恶魔的一只角上缠着绷带。
恶魔缓缓熄火,车滑到河边停住了,随后发出蒸汽蒙蒙的一声叹息。
河边停靠着一条破破烂烂的平底船。恶魔把坩埚扶到穿上,捡起了船底的大腿骨——呃,我是说船桨(2) 。
“你们那位,叫什么来着,卡戎(3) 去哪了?”
“这事儿我不想提。”
“哦。”
船桨发出了吱嘎声,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当然啦,这个地方你最好盖座桥。”
“哦,那是一定的。”
坩埚看上去若有所思。
“其实只是有一点劳务纠纷。”
“不,我觉得,”坩埚说道,“该担心的是船底进的水,都快没过脚踝了。”
恶魔根本就懒得低头查看。
“给。”
他递给坩埚一个脏兮兮的被子,上面还清楚地印着“英国铁路公司”的标识。他们又一声不吭地继续了。
现在他们站在地狱之门前,坩埚仰视着门扉上的铭文:
凡入此门者,须放弃希望。
“这样不好。”
“不好吗?”
“得加装点霓虹灯。”
“哦,是吗?”
“红色的灯。”
“哦,是吗?”
“那种一闪一闪的。”
“哦,是吗?”
他们进了门。
“趴下,好孩子。现在,把坩埚放下。”
三条舌头同时舔着坩埚的脚趾头。
“回窝去吧,乖孩子。”
刻耳柏洛斯(4) 呜咽着摸回了窝。‘
“你得原谅他,”恶魔把瘫倒在地的坩埚扶起来,拍打着他身上的土。“自从被俄耳甫斯 (5)踢了一脚之后他就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故事里可不是这么说的。(6) ”
“我知道。真遗憾。其实真实的情况要更长——也更有趣。”

坩埚打量着四周,现在的他们好像站在某栋宾馆的大厅中。一面墙上被打出了壁龛,里边摆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摊着一本翻开的、布满灰尘的电话黄页。
恶魔推开了一扇小木门。
“这边走。”
“通到哪?”
“我的办公室。”
坩埚随着恶魔沿着窄窄的台阶拾级而上,木质台阶在他的脚下吱呀作响。
恶魔的办公室悬在地狱之墙上,有点摇摇欲坠的意思。冥河流经办公室的一角,有点潮,木质的墙壁也有点起皮。角落的暖炉向外散发着光和热。坩埚注意到,地板上似乎蒙着一层旧报纸、旧账单和密密麻麻的咒语符号。
恶魔躺倒在一把十分宽敞的扶手椅中,而坩埚则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把形制虬结的藤椅上。藤椅似乎支撑不住他的分量。
“喝点什么?”恶魔问道。
“没事儿,不用管我。”坩埚说。
“你喝的酒看上去不错,”坩埚说道,“私酿?独家配方?”
“对,不过很简单——两品脱蝙蝠血,再加上一——我说,你脸都绿了,还好吗?”
“呕!呃!呒,还好,谢谢关心。呃,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谈生意了?”
“好。”
“好,如我所知,我们工作的最大难点在于,如何帮地狱——当然,还有你——树立光辉良好的公众形象。也就是说,改变以往大众对于严酷炙热的地狱洪炉,恶魔挥舞着草叉煎熬灵魂,群魔乱舞这类景象的印象——嘿,话说,我怎么一个人——呃,灵魂都没看到?大家都去哪了?”
“谁?”
“堕落的灵魂啊、恶魔啊、女妖啊什么有的没的。”
“哦,你说他们啊。我之前不是提过吗,这两千年以来,除了那个叫但丁的魂淡,没有人造访过地狱。堕落的灵魂们都去了炼狱,因此恶魔们都跳槽到其他部门了。”
“都去当收税员了。”坩埚喃喃道。
“差不多。至于你说的那些洪炉,现在只剩一台了,喏,房间角落里的Mark V。用来烹调确实很顺手,不过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了。”
“嗯,了解。你现在手头上有地狱的地图吗?”
“有。”恶魔在身后的老旧橡木桌里翻箱倒柜,抽出一卷羊皮纸手稿。
“这是我手头上最新的地图了。”
“这就可以了。现在,让我来看看。嗯,这是我们进来的地方吧?”
“对对,那是硫磺平原的暗影之地。”
“这就对了。我敢打赌顶点矿业公司肯定乐意为开矿权付出一大笔——”
“哦,真的吗?”
“那必须的。我们得在平原上铺条路,来加强运输——”
“哦,真的吗?”
“从地表到地狱,修条大隧道。”
“这儿建个咖啡厅,那儿建个舞厅,路那头再盖个赛马场。保龄球馆就放在——”
“这边还可以搞一个游乐园——”
“这边还得留出点地方盖个饭店——”
“在这,这,还有这,加盖几间冰淇淋屋——”
“你得组建一个通宵演出的爵士乐队。跟你以往的恶魔员工们透个底,如果他们愿意回来帮忙,工资好商量——”
“组建乐队的工作可以让俄耳甫斯去干,而且我估计阿波罗应该不会置身事外(5)——”
就这样,规划活动继续进行。很快,地图就被代表各式各样的建筑——从舞厅到环形赛马场——的符号填满了。然后,他们坐回椅子,开始讨论计划的第一步:如何将地狱推广到大众的面前。

(呃,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奥币 +20 收起 理由
Lala + 10 + 10
pksunking + 1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02: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1 [希神]基利翁(被Hercules杀死的三体有翼怪物)
2 原文中用的是“skulls”和“sculls”两个单词。前者指“骸骨”,后者指“船桨”。
3 [希神]冥河的摆渡者
4 冥府的看门狗,它既防止活人勿入冥界,也防止冥府的亡灵前往人间。
5 太阳神阿波罗之子,传说中色雷斯诗人和音乐家
6 相传俄耳甫斯善弹竖琴,其琴声能感动草木、禽兽和顽石,为了把妻子欧瑞狄柯从地狱中救出,俄耳甫斯利用手中的竖琴令刻耳柏洛斯昏昏睡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奥德赛公会

GMT+8, 2019-5-22 09:14 , Processed in 0.01400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