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16|回复: 0

[翻译] A Collegiate Casting-Out of Devilish Devices( 恶魔设备铸造出的一所大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12 11: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唔,欢迎指出问题,我碟形世界上东西都忘差不多了...

碟形世界短篇
A Collegiate Casting-Out of Devilish Devices
恶魔设备铸造出的一所大学
作者:Terry Pratchett

那是一个星期四的午后。幽冥大学——碟形世界最为古老声誉最享的法术殿堂,其评议会正享有他们的周四午后会议。属于评议会的环绕着‘Sloman校长发现Slood特殊理论’彩绘玻璃的会议室总是美好而温暖的,离提供茶和巧克力饼干做下午茶的时间还有点距离。尖顶帽子们被谎言以及令人困倦的推诿造成的零碎议程弄得一点一点的。

当属于甜点的时刻到来,Mustrum Ridcully校长的手指敲上桌子饱受虐待的皮质表面。“最后一项了,先生们”他说。“很显然王公Vetinari,我们亲切的统治者,认为我们应当面对一个合时宜的小…测试。也许我们在不知名的地方某种程度上惹恼了他,一些小小的失礼造成的冒犯…”

“这是因为Mayhap Street那件事,是吧?” 院长说。“那街还没出现,是吧?”

“这和Mayhap Street那事无关,院长。” Ridcully尖锐的说。

“它只是暂时性的消失,没有其他问题。我确定缺失的时间线将在周四前赶上进度。这是一个注定发生的意外。”

“是的,只等一个thaumic释放发生因为你说这街的消失没可能发生除非…”院长开始诉说。他很显然因为这话娱乐了自己。

“院长!我们就不能把这放到一边,不去回首过去的错误,向前看嘛![1]” Ridcully打断了院长。

“容我插一句话,校长?” Ponder Stibbons说,他是Inadvisably Applied Magic(一种魔法形式)的首席并且是大学的Praelector。持有Praelector这职务在幽冥大学是‘最为繁琐的工作持有者’。

“请讲,Stibbons?”

“把这放到一边,不去回首过去的错误,向前看也许是个好主意,先生。” Stibbons说。“当我们这样做时这事很快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事实上,让我们换下个话题吧。”

“说得好,这位先生。你看到本质了,” Ridcully说。他再次把目光放回他面前不祥的Manila文件。

“不论如何,先生们,他以君主权委任A E Pessimal先生为学校督查——我对这位先生知之甚少。他的工作,我揣测,是要拖着我们前进并且无疑会尖叫着带我们进入果蝠世纪。”

“那是,事实上,是上个世纪,校长,” Stibbons说。

“那好,我们不大好拖拽但很擅长进取” Ridcully说。“他做出一点点,啊,进取性的建议…”

“真的?这会很有趣的。”院长说。

Ridcully把文件滑到他的右边。“交给你了,Stibbons先生,”他宣布。

“是的,校长。额…谢谢你。恩。你知道,城市免去了学校的全部税务…”

“因为他们知道假如他们试图那样做会发生什么,”院长说,带着些许满意的情绪。

“是的,” Stibbons说。“并且,再一次,不收税。我恐怕我们得度过一些带着一点变形或者几个火球的制造的小恶作剧的时间。至少检验下Pessimal先生的建议是个好主意。”

一个很常见的耸肩。至少耗费了在茶出现前的那点时间。耸肩就像那个红毛猩猩似的图书管理员的标志,总需要多耸几下。

“首先,” Stibbons说,“Pessimal先生希望知道我们在这做什么。”

“做?我们是最好的魔法学校!” Ridcully说。

“但是我们教学吗?就像学校那样?”

“当然,假如没有异议的话,”院长说。“我们告诉他们图书馆在哪,提供他们一些谈话并让幸存者毕业。假如他们陷入麻烦,我的大门总是比喻性的对他们打开。”

“比喻性的,先生?” Stibbons问。

“是的,”院长说。“但是技术上讲,当然,它是锁着的。多好的担忧,你总不希望他们突然出现。”

“跟他解释我们并不‘做’事,Stibbons。”近代符文讲师这样说。“我们是学者。”

“有趣的概念,虽然,” Ridcully说,冲Stibbons闪闪眼睛。“那么你做些什么工作那,高级辩论师?”

一个狰狞的表情闪过高级辩论师的脸。“是这样的,额,”他说,清了清他的喉咙,“幽冥大学高级辩论师这个职位,是很不寻常的-”

“是的,但是你发挥什么作用?你在之前六周有没有比更之前的六周做更多的事?”

“好吧,假如我们正在问那样的问题,校长,你做了什么工作?”院长说,试探性的。

“我管理,院长。” Ridcully说,平静的。

“那样我们必须在做些什么,否则你就没有在管理上做任何事。”

“做出解释这件事罢工在官僚原则的核心,院长,我打算无视这个问题。”

“你看,Pessimal先生希望知道为什么我们不把结论出版,额,不管我们做了什么,”Ponder说。

“出版?”近代符文讲师说。

“结论?”不定性研究的首席说。

“好好吧?”图书管理员说。

“如今铜颈学院一年出版他们的束缚研究日志四次,” Stibbons温和的说。

“是的,六个版本。” Ridcully说。

“没有巫师的金钱值得耗费在告诉其他巫师他想做什么上!”近代符文讲师极快的插话。“另外,你如何衡量想法?你可以细数一个木匠做了多少张桌子,但你拿什么作为标准来衡量定义tableosity本质的思绪的数量?”

“精确!” 不定性研究的首席说。“我自己在‘任何物质理论’做了15年研究!花费在这上的思绪数量你们想都想不到!那67页来之不易,我跟你说!”

“并且我看到一些那些铜颈的论文,” Ridcully说,“他们有像‘奶酪在老鼠里Diothumatic的一面’一样的标题,或者也许是老鼠在奶酪里。又或者是西洋棋。”(西洋棋和奶酪谐音)

“那是关于什么的?”院长问。

“我不认为那是用于阅读的。那是为了写而写的东西。”校长说。“不论如何,没人知道Diothumatic是什么玩意,除了那玩意也许和切开甲壳有什么魔法上的关联。铜颈学院,确实!那曾经是铜颈魔术学校!”

“额…不管如何,Pessimal先生确实指出铜颈吸引了学生,为城市利益做了基础贡献,” Stibbons说,“事实上,他建议我们自己也应该考虑下,额,对学生宣传下。”

他停顿下来,因为突然寂静下来的气氛,然后又接上:“为了吸引更多那些确实不打算把巫师作为职业参考的年轻人。他注意到铜颈给予新生免费的水晶球和给予一个免费青蛙或蛙形生物的保证。”

“让我们更吸引学生?”校长说。“Stibbons先生,我们大学的全部宗旨就是难以进入。记得Dean Rouster吗?他曾经下陷阱好让学生缺席他的课!‘不论背景如何我会挖掘出他们的天赋’他经常这么说,‘但是一个连绊子都发现不了的年轻人在我看来实在不够优秀’他把每个开门时不小心翼翼并观察他站在那的学生评估为是巫师在职业的负担。你看,做一个好学生意味着你最终面对相对精细的工程一样的课程并且成为一个认为‘谢谢你’是一个单词并可以看着在说‘人力资源部’的标志不感到一点硝烟味。”

“我告诉你了,先生,那个Pessimal先生建议我们接受40%的非传统学生入学,” Ponder Stibbons说。

“那又意味着什么?”高级辩论家说。

“那是,额…”Stibbons开口,但是评议会已经变成喧嚣的定义词了。

“我们接受所有那样的学生,”院长说。

“他是说那些传统上来讲不擅长魔法的人?” 不定性研究的首席说。

“太滑稽了!”院长说。“百分之四十不明事理的人?”

“说得对!”校长说。“那意味着我们不必找到足够的聪明人来补上近一半的入学人数!我们从不组织它。假如他们已经很聪明了,他们就不必来大学!不,我们坚持入学的百分百都是年轻的傻瓜,谢谢。他们愚昧着进来,然后让他们聪明的出去,这才是幽冥大学的宗旨!”

“他们中的一些在到来时认为他们聪明,理所当然的,” 不定性研究的首席说。

“是的,但我们很快彻底改变他们这一想法,”院长欢快的说。“如果不告诉你所有你认为你知道的都是错的那大学要来做什么那?”

“精彩的说法,那位先生!” Ridcully说。“无知就是关键!这就是院长如何达到他现在所在的!”

“谢谢,校长,”院长说,声音带着寒意。“我应该把这看做赞扬。小心引导无知是通向一切知识的关键。”

“我认为督查事实上是说那些因为出生的意外,养育方法,背景和早期教育不符合通常的入学要求的人,”Ponder说,迅速的。

“真的?好主意,”Ridcully说,眼睛眯成一条线。“那我们是否采纳这个在他的职责中他意图雇佣一个不善于总结也不善于归纳所有东西到代表‘物品’的‘S’的列表下的意见?”

“他没有这么说-”

“多奇怪啊。噢,我能看出他想做什么,但是,我们是所大学,Stibbons先生,不是绷带。我们不能随意的挥挥魔杖就让一切变得更好!”

“事实上,先生…” Stibbons开口。

Ridcully火气十足的挥舞着手。“是的,是的,好吧,我知道,我们能仅仅挥挥魔杖就让一切变得更好。特别是,当然,用魔法让事物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事态更加糟糕。我们所做的,先生们,是动态的不去使用魔法。试试想象下假如我们能够释放我们的…额,智慧到政治舞台上。我真是很吃惊他不让我们这么做。”

“有趣的是,他不想知道我们是否有个伦理委员会,” Stibbons说。

“虽然我们没有,但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一个。”Ridcully说。

“这显然有些关于拿动物做实验的问题,” Stibbons说。

“好好吧?”

“安静,”Ridcully说。“为什么在我们有学生在身边晃来晃去的时候还要做那样恶心的事?我在第一年的时候至少每周变成杂物一次,没一次对我有啥伤害。还有什么问题?”(==这显然是打算拿学生做实验是吧?)

“很多,先生,” Stibbons叹息。“很多很多。”

一片阴云笼罩。

“好吧,先生们,我想我可以评估到会议的意义了,”校长说,打破了沉默。“我建议我们通知督察我们会给予应他要求的我们最紧迫的审议。”

他们惊恐的抬头。他闪烁着眨眼。他们放松下来。

“对的!” 近代符文讲师说。“要深入!”

“深渊!”院长说。

“我们要成立一个委员会!” 不定性研究的首席说。

“我确信Pessimal先生会很高兴听到这个,”Ridcully说。“把这排到明年这时候的议程上,Stibbons先生,安排了吗?不,也许后年。是的,后年会更好。你不能急于紧迫感,我总是这么说。”

伴着欢乐地音符,仿佛魔法,茶和饼干到达了。


注[1]
'Put it behind us and move on' 是政治上的含义,“我做了一些我应当为之羞愧的事,假如司法力量没有真正指控的话,我希望在人们严肃的看待问题前把问题放到一边。”

注:
Unseen University 幽冥大学
The college council of the Unseen University 评议会
Thursday afternoon meetings 周四午后会议,前文已经提到这是周四午后,所以我猜这是一个关于常规会议的专有名词
Slood 碟形世界上稍有智慧的人都能发现的一种事物,比火好找点,比水难找点
Mayhap Street 这条街坐落于Ankh-Morpork城,Lord Vetinari是此城的统治者,这条街诡异的消失在时间线上,暂时性的
Praelector 这是一个未知头衔,职务与大学运作有关,类似后勤
the Lecturer in Recent  Runes 近代符文讲师
the Chair of Indefinite Studies 不定性研究的首席
Braseneck 铜颈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奥币 +20 收起 理由
baba + 10 + 10
pksunking + 1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奥德赛公会

GMT+8, 2019-5-22 08:33 , Processed in 0.02110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