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93|回复: 5

[星光与阴影三部曲] [卓尔之女]楔子   [复制链接]

管理员

带头大鸽

Rank: 8Rank: 8

威望
2128
奥币
4243
贡献
16
最后登录
2019-2-8
注册时间
2007-6-23
精华
15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785

费伦学者 奥德赛版主 TIF工作室成员 奥德赛管理员 带头大鸽专用

发表于 2010-11-21 22:58:42 |显示全部楼层
《Daughter of the Drow》

作者:Elaine Cunningham      
译者:pksunking

楔子



蜘蛛.JPG


这是一个精灵在星光下起舞的世界,这是一个在人类不知疲倦的脚步下不断拓展的世界。这片大陆充满了冒险机遇,这片大陆蕴含着上千个魔法的秘密,让无数探险者与追梦人趋之若鹜。这里有如此之多的奇迹,即便长寿如龙也难以尽历,生活在这个世界里所面临的挑战足以令大多数居民满意。

然而,有些人却无法忘怀童年时听过的睡前故事,那些故事带给他们欢乐与恐惧,他们不顾故事背后严厉的警告,去寻找故事中低声讲述的秘密。勇敢也好,愚蠢也罢,他们雄心勃勃地闯入了深埋于故土之下的禁地。那些侥幸生还者向别人讲起一个奇妙的世界,它黑暗又神秘,仿佛由幻想——或是梦魇织就。这就是幽暗地域。

那些镶满宝石的洞穴、错综复杂的隧道、暗流汹涌的地河以及广阔无垠的洞窟便是幽暗地域居民的家园。这些隐秘的国度美丽又险恶,而个中翘首便是魔索布莱——传说中的卓尔之城。

对罗丝(卓尔的混乱女神)的崇拜以及对权势的追逐永远支配着卓尔城市的生活。然而,在神殿与贵族的势力难以触及的阴影之中,远离教授武技与灌输狂热的学院,却有一群鱼龙混杂的居民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

黑暗精灵们,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在这里生活、工作、谋划、玩乐,甚至——在极偶然的情况下——相爱。他们那华丽的住宅和花园、精美的盔甲和饰品、他们对魔法和艺术的热爱以及对武艺的自傲都烙有精灵血统的痕迹。然而,在与这些黑皮肤的表亲相遇时,却没有一个地表精灵不感到心惊胆颤,因为等待他们的将是迅捷而可怕的死亡。尽管这些卓尔们依旧俊美脱俗,却被数个世纪的仇恨和孤立所扭曲,成了他们精灵祖先骇人的翻版。令人瞠目结舌的成就与令人不寒而栗的残暴:这就是魔索布莱城。

那大约是诸神下凡(the gods walked the realms)之前三十年,这座黑暗精灵城市的混乱与骚动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宛若瓮水将沸前的宁静。富有的卓尔们趁着这短暂的“和平”纵情于奢华享乐。纳邦德林(Narbondellyn)正是他们打发闲暇时光的风雅所在,这里以宽阔的街道、别致的住宅和昂贵的商店著称,所有这些都由宝石和魔法筑成。五颜六色的妖火发出微弱的光线,勾勒出朦胧的街景。每个卓尔都能召唤这种魔法火焰,而在纳邦德林,他们把这种能力肆意挥霍。妖火映出豪宅上的雕刻,照亮商店的招牌,给所有的货物渡上诱人的光彩,在来往行人华贵的长袍上投下刺绣般的光影。

远在魔索布莱城之上的地表,冬日正要过去,正午的阳光挣扎着试图温暖这片荒芜的土地。尽管在幽暗地域没有寒暑和昼夜,但卓尔们依旧遵循着那古老的、几乎被遗忘的作息节律——这是他们居住在光亮之地的祖先遗留下来的。这座城市的时钟是一根被称作纳邦德尔(Narbondel)的天然石柱,当地表上太阳升至天顶的时候,纳邦德尔核心的魔法热量也正好上升至石柱的中点。即使在一片漆黑之下,卓尔们也能看清这座石钟的魔法指针,因为他们的双眼能够分辨最细微的温度变化,其敏锐足以令猎鹰嫉妒。

此时,纳邦德林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卓尔显然是这里为数最多的种族。盛装的黑暗精灵们徘徊在宽阔的道路上,时而在路旁的商店里流连,时而在雅致的酒馆里小憩,啜饮着高脚杯里芬芳发泡的香槟。城市的守卫们骑在巨大的、套着鞍具的蜥蜴身上来往巡视。卓尔商人们鞭打着他们的驼兽——通常是蜥蜴或巨蛞蝓——把货物运往市场。偶尔,摩肩接踵的人海会突然向两旁分开,给一位卓尔贵族让路,这通常是一位女性,威严地坐在由奴隶抬着的轿子里或魔法浮碟之上。

在涌入纳邦德尔的人潮中也混杂着其他种族,他们是供黑暗精灵驱策的奴隶:地精仆人跌跌撞撞地跟在他们的卓尔主母身后,怀里抱满了刚买来的东西。在一间铁匠铺里,一个被铁链锁住的矮人在三个全副武装的卓尔的监督下,正不情愿地打磨着精美的武器和珠宝。两只牛头怪守卫着一座壮观的大厦,他们面对面站在大门的两侧,头上的犄角相交,仿佛是一座戟门。在妖火的映衬之下,这些九尺高的生物就像是活着的雕像。十几只狗头人——地精那矮小而长着老鼠尾巴的近亲——蜷缩在街角,丑陋的圆眼睛紧张地监视着街面。不时,他们中的一个会冲出去捡起行人丢弃的废物或是清扫战蜥经过的街面。正是狗头人们使得纳邦德林的街道总是一尘不染,当然,确保它们忠于职守的是食人魔监工手里的匕首和鞭子。

其中一个背上还有历历鞭痕的狗头人正忙着擦洗街边的一条长凳。为了不再挨鞭子,他干得过于卖力,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正无声无息靠近的浮碟。这魔法乘具上载着一位穿戴着华贵法袍和珠宝的卓尔女性,在她身后是六十名身着闪光链子甲的士兵,他们身上戴着某个执政家族的家徽,脚步如死亡般静寂。别在她腰带上的蛇首鞭表明她是罗丝的高阶祭司,她傲慢地扬着下巴,要求重视与尊重。大多数纳邦德林的行人都识趣地满足她的需要,迅速地为她的队伍让出一条道路,并在她靠近的时候根据自己的身份点头或屈膝行礼。

这位贵族女祭司一边飘过街道,一边沉醉于人们的尊重和羡艳带给她的满足,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个过于专注的狗头人身上。转眼之间,她那女王般傲慢的脸上就布满了愤怒。其实这可怜的奴隶并没有挡住她的路,但他的心不在焉是缺乏尊敬的表现,仅此一点就不可饶恕。

女祭司悄无声息地靠近。当浮碟的热影投在忙碌的狗头人身上时,这地精般的生物低声抱怨着抬起头来。当发现那是死亡的阴影时,它僵住了,仿佛面对猛禽利爪的老鼠。

女祭司如厄运般出现在狗头人面前,她从腰带里抽出一根细长的黑色法杖,轻声吟唱起来。许多细小的蜘蛛从法杖上掉了下来,扑向它们的猎物,一路上迅速长大,直到每一只都变成人类的拳头大小。它们如潮水般涌向狗头人,转瞬间就把它裹在一张厚厚的蛛网里,接着就爬到它身上大快朵颐。蛛网裹住了狗头人的嘴巴,使得它垂死的尖叫变成了一声闷哼。不过这奴隶的痛苦很快就结束了,刹那间巨大的蜘蛛们就吸干了猎物的精髓,把狗头人变成了一具裹着碎布的干尸。女祭司打个手势,士兵们继续向前,无声的精灵靴把干瘪的狗头人踏成了齑粉。

其中一名士兵粗心大意地踩到了一只流连忘返的蜘蛛——它正躲在碎布下面吸取最后一滴汁液。这塞满了食物的昆虫发出令人作呕的爆裂声,把脓水和狗头人的汁液喷了倒霉的凶手一身。不幸的是,女祭司正巧在这时转过头来,看到这只罗丝的圣物同时丢掉了晚餐和生命。女卓尔的脸因愤怒而扭曲了。

“亵渎!”她的声音里回荡着权势与魔力。她用手一指那犯了禁条的士兵,命令道:“执行罗丝的律法,快!”

士兵们并没有停下行进的脚步,两侧的卓尔夹住被判了死罪的士兵,抽出细长锋利的匕首,干净利落地刺了下去。右侧的匕首扎进了腹部,左侧的则划开了喉咙;在不到一次心跳的时间里处决就告完成。士兵们继续向前,把同伴的尸体丢在渐渐散开的血泊之中。

卓尔士兵们扬长而去,只留下一阵短暂的沉默。发现没有什么热闹好瞧了,纳邦德林的居民们便又各就各位。没有人质疑这个判决。除了那些急忙拿着拖把和水桶冲上去收拾残局的狗头人,大多数人对此漠无反应。在魔索布莱城,对罗丝的崇拜根深蒂固,而她的祭司则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然而即便是傲慢的女祭司一行也对街尾那幢黑色大厦敬而远之。与地表居民所熟悉的住宅不同,这座府邸是从一块钟乳石的内部雕空建成的,这块天然形成的巨岩从洞穴的顶端倒挂下来,宛如一颗黑色的獠牙。没人敢接触这块岩石,因为它上面刻满了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符号。其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是一道魔法符文,随时准备着把其中蕴涵的力量倾泻在粗心大意的侵入者身上。

这座钟乳石宅院是贡夫•班瑞(Gromph Baenre)大隐于市的别府,贡夫是魔索布莱城的首席大法师,也是这座城市无冕女王的长子。当然,贡夫在班瑞家族那富丽堂皇、壁垒森严的城堡里也有自己的房间,不过在众多女性亲戚的眼皮底下却藏不住他的财富——以及野心。所以他时不时会隐居到纳邦德林,在那里把玩他收藏的魔法物品,研读他汗牛充栋的魔法藏书,或是和他新近的情人一晌偷欢。

也许比起他那显而易见的财富和闻名遐迩的法力,贡夫自由选择配偶的权利才是他地位的明证。在这座女权至上的城市里,男性的地位低下,大多数时候不过是女性心血来潮的玩物。即便是贡夫•班瑞这样的人物,在选择伴侣时也不得不小心翼翼。他目前的情人是个小家族的幺女。她的美貌罕有其匹,但在牧师法术方面却资质平平。后者让她在这座城市里地位低下,却正是贡夫所看重的。要知道,魔索布莱的大法师对蜘蛛神后和她的牧师们可是毫无好感。

不过,在纳邦德林,他可以暂时忘却这些烦恼。大厦外面的道道符文确保了他的安全,书房周围的魔法护盾让他与世隔绝。这间书房开凿于一块黑色岩石之中,有着高高的穹顶,唯一的光源是书桌上的一根蜡烛。在卓尔敏锐的视觉中,这柔和的光线把昏暗的洞穴照得如同地表的正午一般明亮。巫师坐在这里,研读着一本有趣的法术书,这本书的旧主——一个潜在的对手——如今已成了一具渐渐冷却的尸体。

即便以精灵的标准来看,贡夫也很老了。他已经在人心险恶的魔索布莱城存活了七个世纪,这不仅是因为他在魔法上的天赋,更是因为他老谋深算、工于心计。然而七百年的光阴也让他变得愤世嫉俗、冷酷无情。即使在卓尔当中,他的心狠手辣也称得上是个传奇。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在法师的外表上留下一丝痕迹,靠着强大的魔法,他看起来依旧年轻而充满活力。他的皮肤乌黑如檀木、光滑似象牙,他修长的手指灵活而优雅,飘逸的银发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双罕见的琥珀色的杏眼——此刻这双眼睛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那本法术书。

沉浸在研究中的法师凭着直觉而非听觉感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告诉他有个不速之客闯过了魔法护盾。他从书上抬起眼睛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怒目而视。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那里空无一人。尽管这魔法护盾只不过被当做一个报警器,但也只有强大的法师才能在穿过它后仍然保持隐身。贡夫两道白色的剑眉皱在一起,他缓缓地把手伸向腰带上别着的一根致命的法杖,准备迎接一场恶战。

“我在这儿呢,”一个如歌唱般美妙的声音提醒道,声调里带着孩子气的顽皮和欢快。

贡夫满腹狐疑地低头望去。那里站着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笑靥如花。毫无疑问,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她的母亲正睡在隔壁的房间,贡夫刚从她的床上离去,而她就像是母亲迷你的翻版。这孩子的面庞棱角分明,精致的五官显示出她的精灵血统,蓬松的银发如丝绸般倾泻在肩膀上,衬托出她乌黑发亮如缎面般光滑的皮肤。不过最令人难忘的还是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样——此刻正灵动而无畏地打量着他。这双眼睛浇灭了贡夫的怒火,也勾起了他的好奇。

那么,这一定是他的女儿。不知怎么,这个想法拨动了邪恶又孤僻的老卓尔的心弦。他无疑还有其他的孩子,不过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在魔索布莱,家庭中根本没有父亲的位置。然而,这个孩子却引起了他的兴趣。她竟然能穿过他设下的魔法屏障。

大法师把书本推到一边,向后靠在椅背上,用同样的目光回应那孩子不加遮掩的审视。他不习惯和小孩子打交道。即便如此,他一开口还是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么说,小家伙,你认识字喽?”

这真是个可笑的问题,因为那孩子比婴儿大不了多少。然而她却皱起眉思索了一番。“我也拿不准,”她郑重其事地说:“你瞧,我得试试才知道。”

她飞奔到打开的法术书前,低头看去。贡夫低声咒骂了一句,张开手想要遮住她金色的眼睛,然而还是迟了一步。对于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来说,即使最简单的咒语也可能是致命的,那些魔法符文会发出耀眼的强光,灼伤外行的眼睛。试图阅读自己一无所知的法术会造成极大的痛苦、失明甚至疯狂。

不过这个小卓尔看起来却安然无恙。她挣脱了法师的手,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桌子的另一端,弯下腰,从废纸篓里捞出一张用过的羊皮纸,然后站起来,从贡夫心爱的永黑墨水瓶里拔出一根羽毛笔,笨拙地用小拳头握着它,开始描画起来。

贡夫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孩子全神贯注地盯着羊皮纸,小心翼翼地画出一些摇摆不定、曲折复杂的线条。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对着法师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凑上前去,难以置信的目光在羊皮纸和法术书之间游移。这孩子竟然画出了一个魔法符文!诚然,画得有些粗糙,不过她只是在一瞥之间就看清了它并且记了下来。对于任何一个精灵,无论多大年纪,这都是非同寻常的天赋。

贡夫一时兴起,决定试试这孩子。他摊开手掌,召唤出一枚蓝色的妖火小球。小卓尔拍手大笑起来。他把这个玩具隔着桌子抛向她,她灵巧地接住了。

“扔回来。”他说。

孩子笑得更欢了,为找到一个玩伴而雀跃不已。不过转眼之间,她就凝住了笑容,收回手臂,贝齿紧咬,全力以赴地摆出投抛的架势。

贡夫悄悄地驱散了魔法,蓝色的火球闪耀了一下便熄灭了。

然而片刻之后,一枚小球便飞旋而至,快得令他措手不及。不过这一次却闪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我眼睛的颜色哦,”小女孩说,几年之后,这笑容不知会迷死多少卓尔男子。

大法师在心里暗暗估量着那笑容的威力。然后,他把注意力转回到手上的金色小球。看来,这孩子已经能召唤出妖火了。虽说这是卓尔们的天赋能力,但是很少有人在这么年幼的时候就展现出来。他禁不住想知道,她到底还能做什么?

贡夫把小球又扔了出去,不过这一次是把它抛向穹顶。那早熟的孩子张开手臂,向着那发光的玩具一跃,轻而易举地浮在了空中,这让大法师惊讶地屏住了呼吸。她在空中抓住了小球,轻飘飘地落回到他身边,胜利的欢笑回响在整个房间。这一刻,贡夫做出了他漫长一生中少有的一次冲动的决定。

“你叫什么,孩子?”

“丽芮尔•梵德瑞(Liriel Vandree)”她不假思索地答道。贡夫摇了摇头:“不再是了,你必须忘掉梵德瑞家族,你不属于他们。”

他熟练地用一只手在空气中做出一个施法的手势。随着这个动作,一阵魔力的波动穿过对面的石墙,岩石便如一缕青烟飘向室内,如乌云般扭曲翻滚,最终脱离了墙壁,片刻间凝固成一个精灵大小的魔像。这尊有生命的雕像单膝跪倒在他的卓尔主人面前,等待着命令。

“这孩子的母亲要出去一趟。照顾好她,然后通知她的家族,说她在去市场的路上遭到不测。”

石头仆人站起身,又鞠了一躬,然后便消失在墙壁里,宛如幽灵隐入雾堤。过了一会儿,一个精灵女子的尖叫从隔壁传来——这饱含惊恐的叫声随着液体汩汩流淌的声音而终止。

贡夫躬身向前吹灭了蜡烛,因为在黑暗中才能看清一个卓尔的本性。房间里漆黑一片,巫师的眼睛从琥珀色变为亮红色,调整到夜视的状态。他牢牢地盯着那孩子。

“你是丽芮尔•班瑞,我的女儿,魔索布莱城第一家族的贵族。”他宣布。

大法师观察着这孩子的反应。她的脸上血色尽失,小手紧抓着桌缘支撑身体,关节由于用力而发白。显然,小卓尔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然而,她却能不动声色地用坚定的声音重复自己的新名字。

贡夫赞许地点点头。丽芮尔已经接受了现实——唯有如此她才能活命——然而愤怒与挫败却让她不羁的灵魂在眼底熊熊燃烧。

这不愧是他的女儿。

——————————————————————————————————————————————————————————————

我知道楔子和前三章都有人翻译过,这一章更是已经有了三个版本。但是既然我翻译的乐趣在于用自己的笔写别人的故事,我还是愿意把这个故事从头写起。
我计划翻译这本书已经整整三年,也许还要用同样的时间才能翻完它。所以急着知道剧情的同学还是去看原版吧。不过既然动手了,我就不会坑掉它。
已有 2 人评分威望 奥币 收起 理由
史拉蟾贤者 + 5 + 10 翻译得很好。
rainagel + 10 + 10 10个奥币送给塞芭

总评分: 威望 + 15  奥币 + 20   查看全部评分

Я вас любил: любовь еще, быть может,
В душе моей угасла не совсем;
Но пусть она вас больше не тревожит;
Я не хочу печалить вас ничем.
Я вас любил безмолвно, безнадежно,
То робостью, то ревностью томим;
Я вас любил так искренно, так нежно,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

Rank: 8Rank: 8

威望
1979
奥币
3655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9-2-25
注册时间
2005-11-27
精华
67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1784

冰专用 费伦学者 奥德赛MM 原创先锋奖 牛人小组长 奥德赛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0-11-22 19:19:41 |显示全部楼层
版本多才能体会各版本之间的微妙差异。
PK的签名真杯具。
We are from the Moon. We dig holes on the moon and leave them behind. That's where the craters came from, tons of them
http://shrewdzor.blogbus.com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威望
200
奥币
2446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2-7-20
注册时间
2008-12-6
精华
1
阅读权限
50
帖子
304
发表于 2010-11-22 20:05:19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个茶几,如果我先看的是《Starlight And Shadows》,而不是《Gorlist's Dragon》,我一定会喜欢上莉瑞尔的。
桑克索斯特最喜欢的凡人有两个:伊尔明斯特、艾拉丝卓和瓦罗谭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威望
3
奥币
57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8-8-1
注册时间
2007-1-23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帖子
133
发表于 2010-11-22 22:11:02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翻译,另外Gorlist's Dragon是莉瑞尔的故事?之前没听说过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带头大鸽

Rank: 8Rank: 8

威望
2128
奥币
4243
贡献
16
最后登录
2019-2-8
注册时间
2007-6-23
精华
15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785

费伦学者 奥德赛版主 TIF工作室成员 奥德赛管理员 带头大鸽专用

发表于 2010-11-22 22:32:55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aslmn2005 于 2010-11-22 22:11 发表
支持翻译,另外Gorlist's Dragon是莉瑞尔的故事?之前没听说过


Gorlist's Dragon是关于《卓尔之女》中的反派纳斯特瑞和他的儿子格列斯特的故事。
Я вас любил: любовь еще, быть может,
В душе моей угасла не совсем;
Но пусть она вас больше не тревожит;
Я не хочу печалить вас ничем.
Я вас любил безмолвно, безнадежно,
То робостью, то ревностью томим;
Я вас любил так искренно, так нежно,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威望
4
奥币
11
贡献
0
最后登录
2019-1-21
注册时间
2014-2-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0
帖子
7
发表于 2019-1-4 22:09:18 |显示全部楼层
要看完整的第一部閱讀權限竟然要50啊,而且已經是2012年的事了,要怎麼樣才能到50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奥德赛公会

GMT+8, 2019-3-22 14:25 , Processed in 0.01169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