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奥德赛公会奇幻论坛≡ 返回首页

将进酒 http://www.odyguild.org/bbs/?3640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明日空举杯。

日志

天才与哲人们的历史故事——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

热度 2已有 2490 次阅读2015-9-24 13:01 |个人分类:随笔| 意大利, 文艺复兴, 故事, 历史, 天才

       一次机缘巧合下接触了刺客信条,从此便对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有了浓厚的兴趣,命运的巧合又指引着我接触了这本书,于是,跟随故事的讲述者,我进入了这段奇异而又厚重的历史里。 
  随着九次十字军东征对欧洲大陆政局的影响,自西罗马帝国灭亡后鲜少被提及的意大利再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彼时的意大利,通过兼并和政治控制逐渐形成了统一的国家,而海上贸易的兴起也大大促进了意大利经济的复苏和发展,最终在美第奇家族统治的佛罗伦萨,一个名为“文艺复兴”的思想改革运动悄然开始了。 
  故事的发生时间虽然只有短暂的150年,但是讲述者的文字朴实流畅,作为补充还间或插入一些描述当时人们生活的艺术家图画,我跟随着讲述者和那个时代的人们,见证了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他们当中有女性的哲人和学者,有天赋异禀的艺术家,也有专制蛮横与才华横溢的君王,对我来说,那是个朝气蓬勃的佛罗伦萨,那里正酝酿着一个影响后世深远的思想改革运动。在那里,我也看到了美第奇家族的兴衰,这个家族传奇的地方还在于与之关联的那些著名哲人、艺术家与学者,如全才巨匠列奥纳多·达·芬奇、《君主论》作者马基雅维利,后者甚至在卢卡·兰杜奇的记述里都没被记录过,但却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美第奇家族随着佛罗伦萨兴盛而兴盛,当佛罗伦萨灿烂的光辉逐渐淹没时,美第奇家族也随着这个城市被埋没于历史的尘埃中,唯有那座矗立在城市的美第奇官邸,无言地向人们讲述着那段遥远年代的历史故事。 
  活跃在这个时代的不只是政治家而已,这个时期的艺术家们为人们带来了各种伟大的艺术奇迹。毋庸说达芬奇和他那些奇异的发明图纸(有段时间他曾提议为米兰公爵修筑防御工事以抵御外部侵略,却被富有“远见”的公爵拒绝了),早在洛伦佐·美第奇时期,有个叫米开朗琪罗的人就已经立志成为伟大的艺术家,而他后来的作品也为他迎来了名气,直至他接下了一项艰巨的人物——西斯廷教堂天顶画,来自教皇朱利叶斯的委托。令人气愤的是,教皇曾多次委托米开朗琪罗帮助其创作艺术作品却拖欠工钱,这使这位艺术家颇为愤怒,然而中世纪的世界,宗教势力大于一切,就算是米开朗琪罗,也不可能因为个人愤怒就对抗教廷(虽然他确实做过)。于是,米开朗琪罗开始了他的艺术创作——本来这不是他而是他的一位导师列奥纳多·达·芬奇擅长的,可惜导师年事已高且后来专注研究自然科学了,而且米开朗琪罗和导师关系并不好。于是,在无数个日夜里,米开朗琪罗“像只弯弓一样,每天仰面朝天地工作”,当然他还不忘自嘲一下写了个十四行诗(这个在当时的意大利很流行,后来还被莎士比亚拿去“借用”)。就这样过了4年,这幅宏伟巨作终于完成,人们蜂拥进教堂,围观着天顶画上那些熟悉的故事,却“瞠目无语”。那本是他们熟悉的故事,看起来却如此沉重遥远,他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幅画作看起来如此……特别? 
   
  “文艺复兴早期的乐观主义精神在米开朗琪罗的笔下暗淡了,在他脑海中萦绕不去的是人类注定走向堕落的命运。” 
   
  这就是画作让人惊奇的原因,此时是西元的1512年。这一年,从政14年的马基雅维利因政局变动被流放到自己的农庄,此后未能再次在政治中影响文艺复兴的历史,却留下了政治上的名作《君主论》和见证城市历史的《佛罗伦萨史》;也是在这一年,文艺复兴后三杰最后一位艺术大师米开朗琪罗完成了西斯廷教堂的天顶画,然而当人们凝视这个长久影响后世的作品时,他们无法想象艺术家完成这部宏伟巨作的艰辛,也无法理解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宏伟的作品却让人感觉窒息和沉重,面对这幅巨作,他们无言以对。米开朗琪罗笔下的艺术脱离了文艺复兴早期的乐观与明朗,取而代之的是对于人类命运的深刻思考。其后的岁月里,他又着手参与了圣马可·彼得大教堂的建设。但是他1564年便与世长辞,此时圣马可教堂并未完工,后续的工作者保留了米开朗琪罗的设计,也对一些部分做了较大改动,所以,当圣马可完工时,已经与这位大师初期的设计大相径庭了。 
  一切似乎总有定数,在米开朗琪罗去世多年后的英国,一个叫做莎士比亚的戏剧作家开始创作大量的悲剧作品,作品中对于文艺复兴个性解放带来的社会后果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在这一时期,他的戏剧写作生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并创作出了后世都为之称赞的悲剧作品《哈姆雷特》。不同于莎翁青年时期的乐观主义所创作出的喜剧作品,悲剧时期的莎士比亚对于文艺复兴带来的影响理解更为深刻,而他笔下的人物似乎也响应了米开朗琪罗脑中萦绕的人类注定走向堕落的命运,或者可以理解为,宇宙中的宿命论向来如此。 
  这段历史旅程到这里结束了,当然这不是刺客们的历史,但是它足够动人,就如同月夜下跟着Ezio穿梭于佛罗伦萨的屋顶,耳畔是那首优美空灵的“Home in Florence”。当徘徊于圣母百花大教堂的顶端,向下望着佛罗伦萨这个城市,想象着她的今时今日,我却宁可希望时间凝固在15世纪的天空里,凝固在那时、那日、那月、那夜,还有穿梭在房顶上的刺客Ezio…… 
  人是如此渺小,却又如此伟大,昔日的故人早已不在,却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历史的沉重不仅在于埋没了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还在于那些生命在有限的时间里创造的各种不可思议的奇迹,这些奇迹透露着某种莫名的苍凉感,时刻提醒着后来的人们那个时代的人所经历的一切。米开朗琪罗、马基雅维利、达芬奇、美第奇家族以及其他活跃在文艺复兴舞台上的人用他们的生命见证了历史,而Ezio也用自己的方式书写了刺客的传奇。历史的车轮随着时间缓缓流动,昨日已不可回头,所以唯有向前。然而在我们的心底会记得有这样一个时代,一个朝气蓬勃的时代,一个Ezio曾经存在过的时代,那是天才与哲人们的历史故事,它的名字,叫做“文艺复兴”!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奥德赛公会

GMT+8, 2019-4-26 23:39 , Processed in 0.006676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